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资讯 > 张维功:手机鸦片危害未必小于鸦片战争

张维功:手机鸦片危害未必小于鸦片战争

近日由清华大学主办的“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于2014年5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举行。凤凰财经作为唯一全媒体合作伙伴,为您全程实时直播本次会议。

阳光保险集团董事长、创始人张维功在论坛上表示,互联网应该更加符合人性。他说,有的人可能一天不照镜子,不洗脚,三天不理老婆,几个月不看书,但是几乎没有一个人一天不看手机。我们看看上课的同学,开会的同事、饭桌上的聚会、火车地铁里的乘客动作一致,都是玩手机、看信息,特别是工作繁忙而颇有人缘的朋友,每天睡觉之前这也是必须的动作。

但他同时表示,岂不知由于玩手机我们视力在下降,生物钟在出现紊乱,睡眠质量在下降,人类的身体健康从未遭受如此重大的打击。他还声称,“我很不清楚最近这一两年医患矛盾是不是与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人们从来没有像抱怨污染和雾霾那样抱怨互联网对我们的影响。”

张维功还表示,“更重要的是看似每条信息都有价值,每个方块都想打开,其实到头来发现没有多少价值。”把打高尔夫叫做“绿色鸦片”,但是的确没有发现那个鸦片还有多少巨大副作用,真的没有发现。但是互联网的手机鸦片危害未必小于1840年的鸦片战争,但是它也肯定大于国粹麻将对我们的影响。当然肯定不如对打着麻将又玩手机的人影响更大。

我们100年前躺着吸食鸦片,现在我们是站着天天在玩手机鸦片,重要的是当年吸鸦片的人比今天玩手机的人还少得多。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美国一个叫Ray Kurzwell的人写了一本书叫《奇点临近》,说到2045年所有人工智能都会超越人类,所以我们现在对互联网感到无比惊慌。

开放、平等、协作、分享、免费、定制、极致体验,这都是多么人性的词句,条条信息、个个产品都在挑逗人们敏感的神经和脆弱的心灵。当人被所谓无数点状的幸福和兴奋浸泡时,一定会开始出现衰竭和腐朽。我相信每个互联网商都在为客户着想,他们不惜赔钱让利客户,体现了人性的思考。但整体的结果在许多方面,特别是对人的身体及生命周期的侵占又是违背人性和反人性的。

因此,我强烈的呼吁互联网企业应该多开发一些避免骚扰信息、避免重复信息,能够自主选择个性信息的功能软件,尽量用最少的时间获得最有价值的信息,以符合个性选择的需求,使我们能腾出更多的时间、充足睡眠、锻炼身体、阅读书籍,健民强国,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金融,不管互联网发展到哪一步,银行保险、证券、信托、期货、资管、财富等等本质特征不会发生变化。因为互联网本身永远不会也不可能创造出金融。但是互联网只是努力把金融要换一个玩法。金融与互联网的文化本质是对立的,金融更多强调的是理性与谨慎,而互联网是自由开放。《纸牌屋》里有一句台词,理性和非理性是互补的,两者分开的话,力量就会小很多,用它形容今天移动互联网是再恰当不过的。互联网金融是更恰如其分的。

尽管金融与互联网都十分强大,但当理性谨慎的金融与自由开放互联网真正全面融入的时候,整个世界将发生变化。金融最大的成本是人工及交易成本,这点又是互联网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当我们把巨大的人工交易成本降到最低,并让利于客户时,社会的实体经济将活力大增,金融的力量呈现几何倍数放大,这是无疑的。

但是互联网草根金融不能代替真正的互联网金融,真正的互联网金融一定是互联网金融在全产业链的运营和渗透,现在这只是一个皮毛的东西。我刚才跟马行长交流的时候还讲现在我们搞的余额宝等等这些东西实际上95%的都买了货币基金,货币基金基本上又都存到银行去,其实就是挪了一个存款的地方,这不叫金融。所有的东西都是皮毛,真正金融的渗透离的还十万八千里。

我们说真正的互联网金融绝非是简单的买一个类存款产品,在这一点我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大家可以想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目前来讲,金融互联网热非常强,真正关心的是互联网和金融的人,当然这是无疑的。但是有一个特别有趣的问题是我觉得金融人对互联网的认识进步的速度可能要比互联网对金融知识认知速度快的太多,现在比如说我们要考试,不讲技术问题,对互联网理念的理解,金融未必比互联网差。

如果考金融的理念和知识,可能有更大的差距。这是完全不同的。互联网金融的方向应该是非常清楚的。现在所谓的产品很热,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中国金融还不够发达,我们的许多资本,特别是银行存款还没有真正实现市场化。这个问题其实根本不是问题,很快就会解决,这和互联网本身没有关系。为什么说美国互联网金融草根没有这么烈性,其实它发达的金融使人们不需要这样走,反过来讲,我们真正的互联网金融一定不能被表面的东西所误导,一定要真正渗透到互联网金融的各个领域,这是非常重要的。

Google的领导人曾经说过银行竞争激烈,利润率低,Google没有任何理由涉足这一艰苦而未必赚钱的领域。这说明美国这样一个金融市场非常发达的国家,他们对金融互联网的认识是和我们有本质不同的。

我在公司讲,金融里面最复杂的是保险,但是大家可能对保险的了解也是最少的。十年以后保险应该是客户自主设计产品,我们应该把风险因子列的非常清楚,让它碎片化,然后我们将来的理赔不需要理赔员,可以客户自助,有了这个网络以后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客户自助的理赔,他可以自己更放心,让客户更信任,我们成本降低,这些思想在金融企业里面已经渗透到我们血脉之中。我坚信十年以后如果中国有十家伟大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至少七家是现有金融机构对互联网的渗透和发展,另外可能有三家是现在互联网企业,最重要的是他们通过收购和设立金融机构来达到和实现。否则不会出现真正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因为如果没有金融人才和金融风险的认知,一定不会出现真正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缺乏风险与谨慎原则的金融互联网,在可预见的未来也意味着金融体系的崩溃。

互联网精神的思想是非常伟大的,平等、开放、协作、分享的互联网化,极致体验与平台思想是互联网本质的追求,大数据、云计算的广泛应用,是异乎寻常的伟大。互联网思想是伟大的,到现在我还没有发现比互联网思想更伟大的思想,它代表人类进步文明的趋势,更重要的是互联网思想推动着社会文明进步,是一个重要的驱动因子,但是这个需要不仅仅是金融人才,也需要互联网人共同承诺和实现互联网的精神。他们倡导平等、开放、协作、分享的文化和精神,对社会的进步有极大的意义。但是互联网企业是不是都是开放的?也未必。我去年跟马云吃饭聊天的时候说你给我一个微信,咱俩都用微信,不用手机,他说我不会调这个东西。我当时没在意这个事儿,后来360的周鸿祎上我办公室去,我说咱们换个微信,他说不用这个玩艺儿,他是非常实在的。所以说他们也是有强烈的风险意识,也需要不断的去开放。

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金融管理在内的全社会应该更多容忍和支持互联网应用和实践。作为金融企业能把互联网精神渗透到企业方方面面,并付诸于实践,我相信它一定能成为一家伟大的金融企业。

说到这里,大家一定知道我不是一个唱反调者,其实我是互联网金融坚定的支持者。我去年在集团内部组建了5个互联网开发团队,包括集团3个,产险、寿险都有,发动公司内部设立上千个微信群。我自己手机上也有近100个微信群,因此也成了极大的受害者。我高度赞赏互联网不仅要产品人性化,更要有符合人的机能与健康需求的人性化。

最后,说一句希望的话,希望并且预祝五道口互联网金融的研究成果能够把中国金融互联网引向正确的发展方向,谢谢!

张维功:手机鸦片危害未必小于鸦片战争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