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资讯 > 五分之一年轻人做爱时使用智能手机

五分之一年轻人做爱时使用智能手机

智能手机与人们的关系变得日益亲密。我们不仅对手机品牌有忠诚度,还带着手机上床睡觉,早上被它唤醒,带它进浴室洗澡,更是每天几小时一次地盯着对方。若是某天没有触摸手机,我们会像经历了截肢一般的痛苦。美国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 11月13日发表文章称,智能手机正在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的性行为。

今年7月,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十分之一的美国人和五分之一的年轻人会在性行为中使用手机。这组数据已在网上广泛传播,手机的“性化”对于一些人来说不再是新闻。事实上,大多数人的手机上现在就很可能有不雅信息,至少残留有一些不雅短信。

\

资料图

博客文章指出,你是否想过你正在对使用着的手机硬件进行意淫?它和你是何种关系?当你的脸与带有明亮商标或图标的平板电脑只有几英寸距离时,你就会受到“印刻”或“移情效应”的影响。这种影响是广告商和制造商们都没能想象到的。其中,印刻效应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但讽刺的是,我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些电子设备正在对人类“集体”性行为产生缓慢而微妙的影响。

我们不知不觉地让手机等硬件设备进入了我们最神秘的精神活动中,如记忆、性行为和交流活动。我们无法再进一步地将这些电子设备内在化,除非我们“吃掉它们”或者“将其植入体内”。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电子设备不仅仅是被动的,它们其实也在“注意着我们”。电子设备简直像是我们的分身,如无拘无束的性假体一样。这种说法并非太牵强,也不是科幻,而是事实。

该文章表示,除了视觉、听觉、嗅觉和触觉,我们现在还有智能手机。手机通过人类已有的感官与我们紧密联系在一起,它能提升各种感官,达到人类无法企及的感官效果。在许多情况下,我们实际上是在以某种方式与手机进行身体上的接触。我们的各种感官都期盼并渴望美妙的多巴胺释放的反馈效果,而手机提供的这种反馈效果就像是最上瘾的药物一样使我们迷恋成癖。

文章还指出,能把我们的经历,特别是性行为经历,储存在大脑以外的地方,这似乎不错。在实际应用中,智能手机对我们的身份识别而言,就像是许多高效的放大器、播音员、接受者或者外储存器。因为有了二进制译码转换,我们似乎轻易地就放弃了自己真实的生活经历。当我们想再次体验的时候,只能借助于记录这些经历的电子设备唤起回忆。如此一来,亲密的移情效应就产生了。

五分之一年轻人做爱时使用智能手机: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