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资讯 > 王自如:一直把罗永浩当良师益友

王自如:一直把罗永浩当良师益友

王自如:一直把罗永浩当良师益友

“我认怂”,王自如回忆起不足 24 小时之前的那场对质,感觉很憋屈,“是我心理素质不好,让大家都白干了”。

从 8 月 12 日罗永浩在微博上隔空向王自如“约架”,到 27 号晚上两人公开辩论前,王自如和他的团队花了五天时间买到了 51 台锤子手机,把视频中涉及的测试复盘了一遍,团队一起熬了好几个夜。“觉得自己的测评没什么大问题,而且暴露了 Smartisan T1(以下简称 T1)的更多问题”,于是王自如在微博上信心满满地表示,“锤子手机的问题比预想要严重得多”。

现在回忆起这些,王自如承认自己跟老罗比太年轻太缺乏经验,“罗老师确实很认真,准备非常充分,招招都是奔着命门来的”。

您能让我把话说完吗?

有网友统计,这场接近三小时的辩论,罗永浩 69 次打断王自如发言,王自如则说了 138 个“OK”。结果就是节奏尽在前者掌握、后者疲于应付。这也是36氪第一时间联系王自如的原因。“我想说的都没表达出来”,不过王自如的精神状态比我们想象得好不少,语速和他在测评视频中一样快,“我们可能犯了一些错误,但是 T1 客观上有很大问题”。

Zealer 承认,在 T1 测评中,他们误解了机身后背“小白点”的作用、对散热和电池保护罩作用的解释也有待商榷,还有在屏幕可视角度对比环节“把锤子摆在糟糕的角度”等。“这是我们的疏忽,但是我们也是美感优先”,王自如解释说测试和视频是两个分离的环节,屏幕测试是在暗室里完成,视频则是力求观众的直观印象。

“T1 在相机、屏幕、易碎性、防静电方面都有问题,射频信号也是一线品牌中垫底的”,王自如从李侃手中接过了一部手机,开始念事先准备好的材料,“跌落测试五部中四部不通过,三台碎裂一台变形…用八千伏的静电做测试,也是五台中有四台不通过…空气湿度 30% 以下,几万伏的静电都有可能,是不是说这个手机只能在南方用?”

“但是这些不应该是工信部和质监部门应该关心的问题吗?”

“检测为合格产品的标准是非常宽松的,而且检测的时候是送检,我们是在市场上购买的产品做抽检”,王自如相信 Zealer 的检测更具有说服力,“同样是合格,我们希望能向行业和用户展示产品的质量到底处于什么样的位置。Zealer 2.0 就是第三方的行业标准。这件事也坚定了我做好Zealer Lab的信心和决心”。

Zealer的前景不会受到影响

Zealer 计划未来会购买更昂贵的设备,做更精细的测试。同时王自如没有忘记为接受厂商战略投资的事情辩护,“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和厂商的合作百利而无一害。Zealer Lab 的数据会用于测评,初级数据也会向用户公布,高级数据则提供给厂商。”对于罗永浩要求的测评标准公开,王自如表示正在等待专利审批和测试流程成熟,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时间表。

至于在辩论中暴露出自己专业知识储备不足的问题,这位“极客精神的吉祥物”更愿意把眼光放在未来,“这是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如果失败了也没办法。但是我们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通过互联网建立起了 Zealer Lab。不是所有的厂商都有条件做高水平的测试”。

 

36氪:“但是一边为厂商提供付费的测试和咨询服务,一边又制作视频批评厂商的手机。你们怎么解决利益冲突?”

“测试和咨询主要针对工程机,测评的是面向大众的量产机。如果大家实在觉得很别扭,那么我们的咨询可能就不收费了,这部分钱对我们来说也不是问题”。

36氪:“为什么直到对质前才公布三家国内厂商的投资信息?”

“因为近期才敲定的,之前圈内大家也都知道得差不多了”。

36氪:“但是你的观众和粉丝不知道啊?”

“我们很早前就收到了一些粉丝的来信,告诉我们接受厂商的投资没有问题,我们也是受到了他们的鼓舞。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我们接受厂商的投资”

王自如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36氪:“那如果 Zealer Lab 的设备越来越昂贵,门槛越来越高,谁来对你们得出的测试结果进行验证呢?”

“我们就是要把门槛做高,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而且便宜的设备不是不能检测,只是指标会少一些,但是仍然可以验证部分数据”。

“投资人是非常看好我们的模式的”,王自如觉得这次辩论对 Zealer 的前景没有负面影响:

“我们下个月close的A轮就有财务投资方,不是手机厂商。他们之前就告诉过我们,融资不会受到对质结果的影响”。

一直把罗老师当良师益友

但是王自如的这些解释,罗永浩都不买帐。在 27 号的对质时,除了指出 Zealer 测评中的主观判断和错误。作为 Zealer 付费咨询的顾客,他对王自如“把问题留给测评”表示了愤怒。辩论的下半场,罗永浩一直试图强化观众“Zealer 接受了厂商投资没资格做独立第三方”的印象。

最致命的是,罗永浩指出 Zealer 未来重要的维修业务涉嫌违法,零部件来源可疑。Zealer 就此事向36氪的表态非常谨慎,就是在商言商,无力改变现状;而且“采购合同全部合法,如有需要可以配合执法部门调查”。最让王自如迷惑的是,他很早就跟罗永浩沟通过,后者表示了理解和支持,为什么到了对质的时候拿出来大加鞭笞,他猝不及防。

罗永浩在昨天的对质现场表示和王自如只是“就见过四五回…网上一起嬉皮笑脸…算不上朋友”。不过根据王自如和李侃的说法,Zealer 过去两年几乎每一次到北京都要拜会罗永浩,也不只是四五次。

“我一直把他当做良师益友,之前很多事情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所以对质的时候他对我们也是知根知底,之前他一直非常看好我们的模式,还给我们介绍过一个 A 轮的投资人,就是五月份的事情”,王自如在整个采访的过程中都使用罗老师的称呼,“我看到罗老师说要跟我对质的第一反应也是给他打电话,但是他已经不接了”。

 

“罗老师爱这个世界,我们也爱这个世界。对锤子我们没有恶意,但是他现在就认为我们是恶意的”。

罗永浩现在恐怕不止认为王自如是恶意的。他在微博上转发过一组 Zealer T1 视频测评的截图,说自己最喜欢“他教我如何做人”那张。那组截图中其他几张都是王自如略带情绪的解说画面。在两人的对质的结尾,罗永浩问:“你给我人生忠告是什么意思?”

王自如承认这是 Zealer 的测评中第一次夹带对人的评价。提起关于罗永浩的一切,他的语速明显慢了下来。李侃和其他团队成员好像也满腹牢骚的样子。

“周末 T1 的线下对比体验会你们会去吗?”

“应该不会,和罗老师对质这事算是翻篇了吧!”

“那以后你对罗永浩就算粉转路人了?”

王自如叹了一口气,想了一下说,“我们还是比较 Open 的,不排除未来在业务上继续往来,看他!”

稿源:36氪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