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资讯 > 诺基亚员工反思录:曾上班开淘宝店

诺基亚员工反思录:曾上班开淘宝店

“诺基亚,那个我憧憬的公司,那个我热爱的公司,就这么完了,我在诺基亚的岁月,我的青春,被放在了阴暗的深处,再见Nokia,再见我的青春”,微软中国本周向被裁员工公布了裁员补偿方案,一位诺基亚工作多年的员工如此告别。

诺基亚员工反思录:曾上班开淘宝店

在微软公布的公司史上最大规模裁员计划中,约1.25万被裁员工来自刚刚收购的诺基亚,而诺基亚中国的裁员比例则接近90%。北京青年报记者日前采访了多位诺基亚员工,他们回忆了诺基亚巅峰时为员工创造的“完美世界”,也作为“局内人”反思了让诺基亚走向没落的弊端。诺基亚,这个让员工“爱恨交加”的地方,已成过往。”

讲述那些你想不到的诺基亚好福利

繁荣期:1996年开始,诺基亚手机连续15年占据手机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并且推出了Symbian和MeeGo智能手机。2003年,诺基亚1100上市,至今在全球已累计销售2.5亿台。2007年,诺基亚占据全球手机市场40%份额,2009年诺基亚手机发货量达4.318亿部。

王琦,2007年入职,那时正值诺基亚巅峰时期。“我十分幸运,作为一名工程师,能进诺基亚是非常荣耀的事情,很多以前的同事和朋友都各种羡慕嫉妒恨。” 但彼时的幸运并未延续,随着诺基亚的没落,此次他也在裁员名单当中。经历过诺基亚高峰和低谷的王琦告诉北青报记者:“作为一名普通员工可以感受到的是,这里的工作氛围特别好,非常开放,而且还有很多细节让人感动。”

“诺基亚不鼓励内部竞争”

王琦大学毕业后曾在四家企业做过,这其中有民营企业、国有企业,也有合资企业,“让我感受最好的是诺基亚”,王琦感叹,此次裁员后还要重新就业,但能找到像诺基亚一样对待员工的企业可能性非常小。

职场中,愿意出高薪的企业并不少,很多人选择离职不是因为薪资不够高,而是“内耗”,因为大部分企业为了提高效率,往往鼓励员工之间互相竞争,这不可避免带来员工之间的“钩心斗角”,往往让人灰心丧气,最后一走了之。“诺基亚不鼓励内部竞争,更强调同事之间的合作。”王琦说,“在一个团队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分工,仅负责其中一个环节,研究方向也不同。要想做出好的产品,每个人必须做好自己的事情,并积极和其他人配合,因此同事之间的感情都不错。”此外,诺基亚员工还有定期的心理咨询,“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们可以找心理医生聊一聊,如果对老板不满也可以‘照骂不误’,心理医生绝对保密。”

“诺基亚每款新品上市后都有庆功会,大家一起喝香槟,发奖金。”王琦至今还记得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庆功会,“那是一款ASHA系列的产品,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很难忘,因为以后再没有了这样的庆祝。”

“让每个员工都能坐上班车”

北京的城市建设得越来越大,高峰期又经常会出现拥堵,因此员工在路上消耗的时间成本非常大。

“交通方面,诺基亚也为员工做了充分的考虑,自从我们从城里搬到亦庄之后,我们开通了70多辆班车,甚至门头沟、昌平、房山这么远的区县,我们也有班车可以到达,如果有5个人在同一地点上车,我们就会开通一个班车站点,这样能保障每名员工有班车可坐。”王琦说,“如果某天班车人特别多,很拥挤,我们也可以选择打车,甭管家离得多远,都会给我们报销打车钱。”

王琦还告诉记者:“工作时间,我们也有专门的按摩室和健身房,如果工作中觉得累了,可以去做个按摩,也可以去健身房放松一下,我们有专门的健身教练。”北青报记者采访多位诺基亚员工,王琦的观点代表了多数员工的看法。记者了解到,在诺基亚干了十年、十五年的员工很多,这在人才流动频繁的通讯行业里比较少见。

衰落期:诺基亚2011年4月底和埃森哲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诺基亚将把塞班操作系统的研发外包给埃森哲,大约3000名诺基亚雇员将随之转移。与此同时,埃森哲将向诺基亚提供可用于未来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此外,诺基亚计划在2012年底之前裁员4000人,主要涉及芬兰、丹麦和英国。

没落期 员工福利未减

尽管苹果、三星等在智能手机行业占领老大、老二的位置,诺基亚的市场份额逐渐萎缩,但诺基亚在低端手机市场仍然占绝对优势,生存得还算滋润,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诺基亚的市场份额虽然在逐渐萎缩,但我负责研发的低端机并不亏损,而且利润还可以。”

“直到两三年前,我真正感受到危机,就是诺基亚放弃塞班,对我触动很大。诺基亚N70,正式开启了诺基亚塞班的统治地位,所向披靡君临天下。放弃塞班,我预感,诺基亚可能要就此没落。后来的情况果然如此。”不过,王琦强调,“无论是诺基亚辉煌的时候还是没落之后,员工福利和工作氛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昔日“完美世界”致如今“找工作难”

在诺基亚为员工搭建的“完美世界”中,很多员工已将8小时工作制等种种当成一种“标准”。一位诺基亚员工在微博上转了一个华为加班文化的帖子,他评价称,“中国乃至亚洲的很多企业创新和管理能力不足,就只能玩命地榨人,搞IT的有几个敢说自己没被榨出一身毛病,大跃进持续不了几年,冬天该来了。”

更大的问题还在于诺基亚的内部分工非常具体,王琦打了个比方,“这就像个大餐馆,进货、备菜、配菜、烹饪和最后上菜,每个程序都有分工,不同的人担任不同的角色,小餐馆就不同了,整个流程也就一两个人,每个人都是个全能。诺基亚的分工就和大餐馆一样,非常细致,每个人研究的领域都很专,方向也不同。”此次被裁员的员工中,有些人的技术只在诺基亚才有,其他公司都没有用过。“但国内企业招聘员工时都要求有相关工作经历,这样招进来就能干活,而外企虽然不在乎过去做过什么,但目前手机行业,除了三星和苹果,摩托罗拉已被联想收购,索尼也半死不活。因此诺基亚员工被裁后再找东家有些难。”一位诺基亚员工如此表示。

更重要的是,在诺基亚待的年头太久,已经习惯了诺基亚的企业文化,再去新的企业时,很多招聘企业担心是否能适应其企业文化。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现在“前诺基亚员工”正在通过各种渠道寻找新的工作。商业社交网络LinkedIn(领英)中国CEO沈博阳表示,向每位诺基亚中国员工免费提供6个月“求职增强版”账号,截至8月8日,已有200位左右的诺基亚中国员工申请该账号。

反思

懒惰的诺基亚无力回天

一位前诺基亚员工上个月在网上留下了这样的文字:“经历过太多次换工作,每一次都有一种奔向自由的解脱,而这次却有着丝丝的沉痛,因为诺基亚的‘以人为本’。在诺基亚除了物质上的满足,也让其感受到了尊重和温暖,感受到了企业的关心。”

同样是前诺基亚的员工,高杰却对这样的企业文化表示深深的怀疑。高杰,在诺基亚工作十几年,到被裁员前已经是某团队的负责人。高杰在诺基亚最顶峰的时期感受到了整个企业的财大气粗,上上下下的员工说话做事都非常傲慢。就在和合作伙伴谈事时,也是一如既往地强硬。

员工上班开淘宝店是常事

作为一个中层领导,从管理的角度说,他认为诺基亚所谓的以人为本正是导致它逐渐走向衰落的原因之一。高杰承认在诺基亚过得很舒服,上班晚来早走,甚至有很多人开淘宝店,利用上班的时间去拍照传图,和淘宝客户聊生意。“上班时间,公司付费给你,而你在干别的事情,这在很多地方绝对是不可以想象的事情。”高杰认为,这样的以人为本某些程度上就是养成了一些员工的懒惰。真正的“以人为本”不应该体现在员工可以晚来早走,上班时间洗澡运动,而是应该听得进去员工的意见,能够为员工的职业发展着想,做规划,而不应该是培养懒人。

在国外,员工很习惯被裁员,因为裁员是家常便饭的事,没有人指望在一个地方待一辈子。如果有人这样想,大家也都会觉得你很奇怪,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但诺基亚这么好,这么以人为本,助长了有些人的想法,很多人想在这干一辈子,大家都舒服惯了。”

“在诺基亚,真的是有的人忙死,有的人闲死。”在诺基亚的一些研发团队,员工一直都在忙,但有些岗位的人,一直都很闲。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上边的人不清楚下边的团队到底在干什么,有多少工作量,需要多少人。而团队的负责人却一直在要人。”高杰说,每一个团队的直接负责人都知道自己团队的工作量,有没有人闲着,但在向上汇报的时候,一定是说自己工作量有多么大,产出有多么大。只要不断地加人,团队不断扩大,就代表这个团队在公司的位置越来越高。另外,由于诺基亚中高层基本都是芬兰人,诺基亚希望芬兰人能够对国外的企业有足够的掌控。芬兰人多要一两个人,也比较容易得到上边的支持。

该不该在诺基亚干一辈子

宣布裁员后,有不少人抗议,也有人说转型困难。“有人说我的技能只能在诺基亚用,那我就会问既然你知道这个是诺基亚特有的,为什么还要在这个上面干那么长时间?为什么不在内部换职位。”高杰认为,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应该早早地为自己打算,而不是把自己的命运拴在公司的身上,有些员工没有对自己负起责任。不仅仅是诺基亚,很多大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都会把职能越分越细,分得越细,有些东西在别的地方就越没用。真的被裁掉了,转型就很困难。如果在这个狭窄的领域干了好多年,即便企业提供再职培训,那一两节课也是于事无补。

高杰说,诺基亚这个大企业给员工提供了不用丢掉工作却可以换工作的机会,但有些人不懂得利用。高杰自己从没想在诺基亚干一辈子,但是诺基亚认可他,他也一直尽心尽力,希望诺基亚能够继续雇用他。因此他在不断学习,在诺基亚内部一直在寻找有趣或者是更有发展前途的部门。有时是上层的决策,有时就是他自己的主动寻求改变。

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对诺基亚的感情,高杰给出的答案是“爱恨交加”。这个企业的好就不必说了。诺基亚提供优越的条件雇用他,他愿意为之奉献最大的力量。但恨是因为对这个企业感到失望。“我很伤感,过去几年我和我的团队花了很大的劲头,想扭转它的颓势。虽然拼尽全力,但是没有成功。”

李星,2007年进入诺基亚,与王琦不同,她在诺基亚工作三年后主动选择离开。当时很多同事劝她不要走,她仍坚持了自己的想法。如今当时劝她留下的同事都很羡慕她。

如上述诺基亚员工讲述的人性化的工作环境,还算不错的薪水,李星为何当初要离开?她告诉北青报记者:“当时在诺基亚干了三年,确实进步很快,部门间的合作很默契,但再往上晋升基本没有空间,很多在诺基亚干了十来年的同事到被裁员之前还是普通员工。此外,虽然诺基亚的工作环境好,也不用加班,但其薪水在同类企业当中并不算高。”王琦也反映了类似现象,在诺基亚干了8年到10年的同事很多,但职位并不高,没有大的升迁空间。为此,很多人就混日子,因此诺基亚人浮于事的现象很严重。

曾经有78%的员工选择安卓系统

诺基亚让李星失望,除了人浮于事,更关键的一个原因是上层屡次决策失败。2008年诺基亚收购了塞班公司,破坏了塞班操作系统已形成的强大生态系统平衡。随后又过早宣布放弃塞班操作系统,使得塞班操作系统生态系统顿然瓦解。此后,把谷歌作为其向互联网转型期的主要竞争对手,错过了利用安卓操作系统崛起的机会。之后,仍然忽视手机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把手机主要功能依然定位在2G通话上,可是这时用户已开始逐渐上网、聊天、看视频了,而且已经离不开了。

李星说,最终让她下定决心离开的还是诺基亚的“大企业病”。“早在2007年下半年诺基亚就决定要做一家互联网公司,并且还推出了相应的OVI商店,类似如今的Apple store,但真正到落实的时候,推进非常慢,就是这样一个决定,在诺基亚分布在全球的大区都走下来就要半年的时间。最后因为给开发者的钱不到位,OVI商店并没有真正做起来。其实诺基亚当时根本不差钱,问题的实质是虽然诺基亚口号喊得响,但骨子里并不想真正改变。”

提到当年能让诺基亚成功转型的OVI商店,王琦也十分痛心,OVI商店刚推出没多久,里面有很多让人骄傲的应用,包括OVI 地图、具有微信功能的应用等等,你要知道那时候Apple store可供下载的应用非常少,只有收费的歌曲可下载。“但诺基亚做得太早了,当时网速跟不上,用户对智能手机的使用习惯也没有培养起来,不能让董事会看到确定性收益,自然不愿意支持,只能被迫搁置。等3G时代真正来了的时候,诺基亚已经落后了。”

在智能手机时代,错过先机的诺基亚并未实现弯道超车,而是一再延误战机。一位前诺基亚员工在一篇文章中表达着自己的愤怒,“我真的痛恨诺基亚的高层,前几年,公司内部有个投票,表决是否采用安卓系统,结果78%同意。可惜基层员工的意见被完全忽视。这几年完全在瞎折腾,折腾了无数系统,放弃了无数系统,好多产品都到了最后阶段,一句Cancel(取消),立刻所有的手机都销毁,这都是钱啊!”“诺基亚这几年几乎一年一个系统,折腾呀,其实北京的研发力量还可以,大卖的Lumia 520是北京这边做出来的,非智能手机部门很大一部分研发也在北京。如今诺基亚还能活着,全靠非智能手机部门以及诺西。”本版文/本报记者 吴琳琳 匡小颖(文中受访人物均为化名)

稿源:腾讯科技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